天吉彩票_首页
联系我们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13988999988
热线:13988999988
传真:+86-123-4567
邮箱:admin@gnctr2016.com
新闻动态您当前的位置:天吉彩票 > 新闻动态 >

“1元退市”第一股在路上 中弘股份升“仙”记

文章来源:    时间:2018-10-24 05:44

  

(原标题:“1元退市”第一股在路上 中弘股份升“仙”记)

或将成为A股史上首只因跌破1元面值而退市的中弘股份,缘何“升仙”?其一系列资本运作为何终折戟?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又是什么?

“现在是我们最艰难的时刻,不敢再多说一句。”10月18日,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弘股份”SZ.000979)高管在接到经济观察报记者电话时如是回应。

而前一天的10月17日,即便大势难转,他也仍在“积极”回应外界的不同声音。当天,在经历了连续18日的窄幅震荡后,中弘股份在尾盘出现踩踏现象,被砸至跌停,最终股价报0.82元。这意味着,即使在10月18日出现涨停,按照深交所相关规定,中弘股份或难避免踏上退市之路。

中弘股份的高管们仍在期待着“奇迹”发生,但希望已越来越渺茫。截至10月18日收盘,中弘股份大跌9.7%,报收0.74元。当天晚间,中弘股份发布风险提示,自10月19日开市起停牌,股票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当晚,深交所官网亦发布消息称,已启动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程序,将自公司股票停牌起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公司股票是否终止上市的决定。

事实上,自2012年A股市场引入连续20天低于面值退市的规则以来,尚未有股票因股价持续低于1元而退市。中弘股份或将成为A股史上首例退市“仙股”。

监管与融资环境变化的大背景下,“快速扩张+粗放管理+风险管控失策”可能是这支“仙股”需要贴上的警示标签,中弘股份也因此自食其果。

问题在于,与中弘股份一起煎熬的那31家机构和近25万的投资者何以解忧?

A股首只跌破1元退市股?

挣扎20个交易日,中弘股份最终还是难脱“仙籍”。天吉彩票在二级市场里,低于1元的股票被称作“仙股”,处在1元到2元之间的股票叫“准仙股”。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有关规定,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圳证券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深交所作出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公司股票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的期限为三十个交易日。

深交所工作人员表示,作出终止上市决定后,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公司股份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四十五个交易日内可以进入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转让。

多名证券行业分析人士在采访中直言,中弘股份被终止上市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基本没有回旋余地,这是市场理性的选择。“中弘股份成为第一家服从1元退市规则的公司,对A股市场来讲是一个重要转折点。这意味着,1元退市规则开始在A股发挥作用,标志着垃圾股买壳、借壳、炒壳、赌壳的时代已经终结,投资者学会对垃圾股‘用脚投票’。当然。这也是制度导向的结果。”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之后会有更多的垃圾股,尤其是超级垃圾股步中弘股份后尘,被投资者用脚投票进入退市通道,A股市场已开始走向成熟。

提及中弘股份是否能通过缩股等方式避免退市,或者在退市后重回A股?董登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缩股在时间上已经来不及,而且A股暂无缩股机制。即便缩股,股票面值也会与股价同步提高,缩股后股价仍低于其面值,因此,缩股毫无意义。与此同时,至今尚未有一家退市转去股转系统的公司成功回A股的,很难有皮包公司花血本去收购一家垃圾股。”

另据一名接近中弘股份高层的券商人士透露,中弘股份近期一直都在研究如何“保壳”,本来想与深交所沟通在股价低于1元面值的第20个交易日(即10月18日)停牌,但当天依然正常进行交易,局势难以扭转,接下来只能等深交所做最终决定。

与中弘股份一起煎熬的,还有31家机构和近25万的投资者。Wind数据显示,截至中报期末,在中弘股份的机构股东名单中,31家机构位列其中,不乏公募、券商以及保险资管计划。

从公司中报公布的前十大股东来看,除控股股东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弘卓业”)外,另有5家资管计划、一只基金及三名个人股东,虽然相关资管计划在公司复牌后快速减持,但仍持股较多。

不少散户接过了大股东的筹码。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公司股东户数不足20万,而到了年中,公司股东已经增长至24.6万户。

“中弘股份逾期债务和经营状况,根本支撑不起公司近80亿元的市值。在这种情况下资金仍愿意进场,看中的还是公司保壳后的运作空间。”一名券商机构分析师直言,“1元退市”制度将决定权交由投资者,在公司基本面难以得到改善的情况下,退市大局基本已定。

“摊子铺太大”

主营房地产开发与销售业务的中弘股份,为何会走到退市这一步?

纵观中弘股份发展史,离不开王永红、王继红哥俩。前者通过中弘卓业控股中弘股份,是中弘股份真正的掌门人;后者系中弘股份董事长。

2010年,中弘股份借壳*ST科苑上市。这一年,王永红哥俩以52.23亿元的财富跻身“2010年A股财富前百名富豪榜”。

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也自此开始。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在不到8年的时间里,中弘股份共进行了4次转送和2次增发:2011年的每10股转增8股,股本从5.6亿股增加到10.1亿股;2013年的每10股送9股,股本从10.1亿股增加到19.2亿股;2014年定向增发9.6亿股,股本上升到28.8亿股;2015年的每10股转增6股,股本从28.8亿股增加到46.1亿股;2016年定向增发13.8亿股,股本上升到59.9亿股;2017年的每10股转增4股,股本从59.9亿股上升到83.9亿股。如此,8年间,股本从最初的5.6亿到83.9亿,暴增近15倍。

快速扩张,是中弘股份近年来发展的关键词。

2012年5月,中弘股份联手中国中铁集团有限公司,出资30亿元拿下海口如意岛项目,成为当年海南最大“地主”。按照中弘股份此前的计划,该项目的总投资金额为129亿元,根据公告,中弘股份对如意岛实际投资44.9亿元,截至2018年4月30日,中弘股份募资累计直接投入募投项目22.33亿元。

但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如意岛项目的开发便频频受阻。2017年9月,如意岛项目因为非法填海而遭海口市海洋和渔业局罚款3700万,这直接导致中弘股份在2017年度净利润出现3733万元亏损。紧接着的去年年底,该项目又被海南省政府实施“双暂停”。

今年7月,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出售全资子公司海南如意岛旅游度假投资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交易价款为14亿元,接盘方为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佳兆业集团”)。但在此后8月佳兆业集团举行的2018年上半年业绩说明会上,董事局主席郭英成表示,公司希望能够推动对如意岛的收购,但是现在不明朗因素还是比较多。

而让王永红倾尽心血的另一个项目也遭遇“滑铁卢”。北京御马坊,一直是中弘股份的明星项目,更是贡献业绩的主力。从2016年9月份销售数据来看,御马坊的商住部分开始对外销售,当月其以604套的销售成绩一举冲到北京商住项目销售排名第一。

变化发生在2017年3月,北京市针对商办市场,出台了严格规定:商业项目不得转住宅,销售对象应当是法人单位,银行暂停此类购房贷款等等。一夜之间,北京御马坊便不再是香饽饽。

几乎与御马坊项目“折戟”同一时间,民营房地产企业的融资环境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前期房地产企业,从信托公司融资还是比较容易。2016年底成为一个分水岭,此前中弘股份通过定向增发等方式,在资本市场可融到近百亿元。但在这个时间之后,公开市场融资就比较难。”上述接近中弘股份高层的券商人士告诉记者,中弘股份在整个地产行业来说属于小企业,可用的抵押物并不是很多,融资情况越来越差。即便能融到钱,利率也很高,前后利率相差5%-10%。

中国指数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或可佐证上述观点:在房地产行业融资方面,2017年市场调控属史上最严,行业融资在经历2016年的高峰期后也迎来了新一轮的调整。2015-2016年为房地产行业输入大量资金的债券及股权融资明显受阻,融资规模下降幅度均超六成;信贷再次跃升为房企的主要融资通道,但在严厉的市场调控下,增速大幅放缓,贷款利率显著上行。“摊子铺太大”,而中弘股份管理层又未能有效控制风险;再加上房地产行业面临的严管控,融资难度攀升,中弘股份此前快速发展的风向开始转变。

年报显示,中弘股份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逾10.16亿元,较上年同期44.52亿元同比下降77.18%;亏损25.11亿元,同比上年净利1.57亿元下降1699.01%。而8月末中弘股份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年报,数据也不乐观:归母净利润亏损13.29亿元,同比大减4625.39%,归母扣非净利润同比大减3764.20%。

“最后一根稻草”

无独有偶,中弘股份前期盲目发展所带来的问题亦逐步浮现。2017年,中弘股份子公司或重点项目开始陆续曝出债务违约。

今年1月,中弘股份曝出债务危机,股东中弘卓业对外提供2亿元债务本金及利息1350万元担保逾期,致中弘股份约22.28亿股份被司法冻结。

在股东股份频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同时,中弘股份公司评级遭遇下调,更可谓“雪上加霜”。此外,中弘股份又因子公司重大事项、债务逾期事项、行政处罚事项未及时披露,募集资金使用不合规等问题,分别于今年4月和7月收到安徽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紧接着的8月,中弘股份又因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被安徽证监局立案调查。

加之,债务危机同步继续蔓延。据不完全统计,自今年6月以来,中弘股份已发布17份《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债权人包含安徽中安融资租赁、安信信托、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国诚资产坤石6号私募投资基金、钜亿(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南洋商业银行(中国)东莞支行、厦门国际信托、西藏信托、中建投信托、中山证券等多家金融机构。中弘股份最新公告显示,截止10月19日,中弘股份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约为63.37亿元。

或受上述多重因素影响,中弘股份股价在今年8月15日收盘时跌破1元,沦为“仙股”。此后连续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随后,中弘股份股价开始上攻,直至9月5日,报收1元/股,成功回到“生死线”上方。但此后又跌至1元股票面值之下。

值得注意的是,中弘股份也尝试过“自救”。早在今年3月,中弘股份就发布公告称,与深圳港桥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拟发起设立一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资不超过200亿元,对母公司中弘集团进行重组。但此后由于中弘集团未能与相关债权人就偿债安排及该重组事项达成一致,未取得债权人同意意见,重组终止。

8月27日晚,中弘股份公告称,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与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加多宝集团”)、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不过,次日加多宝集团便在官网“打脸”,称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等公司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全不知情。

与加多宝集团“联姻”不成,中弘股份又“牵手”宿州国厚城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厚资产”)、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泰创展”)。10月9日晚,中弘股份公布了一份其与国厚资产、中泰创展共同签署的《经营托管协议》:国厚资产将对中弘股份进行托管经营,中泰创展同意在国厚资产实施托管经营过程中,酌情给予中弘股份流动性支持,促进其债务重组,尽早恢复正常生产经营。

据接近国厚资产的消息人士称,为解决中弘股份经营托管问题,国厚资产已在联系中泰创展,初步落实商业地产和债务处置等领域的专业团队,组成托管工作组并正在酝酿债务化解方案,待中弘股份股东大会审议经营托管协议通过后,工作组将以债权人大会为契机,与各类债权人沟通债务化解方案,促成中弘股份整体债务危机的最终解决。因这些债务危机从爆发至处置完毕需要一个较长周期,根据协议,此次委托期限为3年,与一个上市企业债务危机处理的周期基本契合。

不过,在当前可能面临的退市风险下,上述经营托管计划是否会受到影响?中弘股份工作人员对记者回应称暂不受影响,并透露目前已有部分债权人进行登记,而更详细的兑付情况,估计得在11月16日将召开的债权人大会上方可知晓。

而中弘股份高层人事地震亦为当前的局面增加了不确定性。10月16日晚间,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10月16日收到董事长王继红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及董事、总经理张继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与此同时,聘任张永宏为公司总经理,资料显示,张永宏2013年至今为深圳源泉汇创业孵化器总经理。中弘股份称,张永宏未持有公司股票。另据中弘股份工作人员透露,目前尚未看到张永宏到公司就职。

眼下,仍有不少问题待解:深交所最终是否会做出终止中弘股份上市的决定?“新援军”国厚资产与中泰创展能否化解中弘股份的债务危机?张永宏接下来能否带领中弘股份渡过难关?一切让时间给出答案。

王晓武 本文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张颖馨 姜鑫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返回列表页】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    电话:13988999988    传真:+86-123-4567
Copyright © 2012-2018 天吉彩票是专做彩票的娱乐平台。 技术支持:天吉彩票_首页 ICP备案编号:ICP备15479852号